相顾奈何

薛晓(二)


   薛洋疯狂的奔着,此刻,他已顾不得断臂之痛,满心都是那个眼中溢满了温柔的人儿。

   “砰”茅屋的门被猛烈的撞开,扑面而来的灰尘中,那双闪着光亮的眼睛急切地在屋内搜索着。

  “道长?道长?”挥开灰尘,薛洋扑到角落的棺前,棺内的人还是一如既往的一尘不染。
 
  那白绸整齐的覆在他的脸上,是那样的沉静,静的让薛洋心慌

   都怪他,都怪他,不断的刺激他,一直对他微笑,给他最喜欢的糖的道长才会就此离去。

    如今,一棺之隔,一只已经不知所踪的锁灵囊 ,却是生与死的结界,永远,永远都无法跨越。

    这是个秋雨缠绵的午后。

    雨水淅淅沥沥的,从屋檐上滴落下来,连成丝线一般,绵绵不绝,滴在茅屋前的石阶上,一滴又一滴,像是谁的眼泪,带着秋后凄冷的寒意,直直蔓延至薛洋心底,悲凉而哀伤……

    记忆中,那个翩翩少年,那个执剑挡在他面前的道长,轰然消散,再寻不回踪迹
  
  薛洋俯下身,衣袂覆在那洁白的衣衫上,直直盯着道长那白到透明的脸庞。双手死死抠住棺沿,木屑刺入手中,鲜血顺着指缝流下,薛洋身体一震,忙用衣袍用力擦拭
   
   “不可以,不可以……怎么可以弄脏道长的……”

    薛洋喃喃着,却还是在棺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
  
   一滴泪,顺着他的脸滑落,记得从前,道长端着饭菜进屋,温柔的招呼他吃饭。房中的陈设一如往昔,却已是物是人非

    低垂的幕帘早已落满了灰尘,被风轻轻吹起,灰尘便缓缓的飘起
   
    那层层纱幔飘动,仿佛那个记忆中的道长就在那,对他笑笑,还等着他过去一起吃饭
  
  薛洋定睛看去,空荡的房间,哪里还有道长的身影

  想到昔日的相伴,心中甚痛……
    
   
   

薛晓(一)

       风,吹过。阳光撒在薛洋的发间,他在门前站了一会儿,敲敲门,“道长?”

       “我在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 一如既往地,晓星尘打开门走出来,对着那个少年笑笑

       “走吧——”

      街上——

     “欸,那个糖人不错,道长,我要吃”

     “道长,看!那儿有冰糖葫芦”

     片刻后,薛洋笑着咬着糖葫芦,回眸唤道:
 
    “道长——”

     手中的糖葫芦“砰”的落地,碎成几块。身后却是少了那含着笑意和宠溺的脸,薛洋发觉自己周围走过的,都是一张张陌生的面孔。那熟悉的身影就这样隐没在人海中,消失不见。
 
   “道长,道长,你在哪?”

    薛洋冲入人群,焦急地搜索着,无果,苍白着脸,喃喃:“道长,我把你弄丢了”
   
    耳边传来低吟:“阿洋啊,要好好吃饭。道长,要走了”
……
   
    “道长——”薛洋惊叫一声,猛的睁开眼睛,淡淡的花香萦绕鼻尖,但那声低吟却仍回荡在耳畔,缥缈,遥远……

    揉揉头,打量四周,瞥见那鎏金牡丹……

   “醒了?成美兄,为了救你,我可是花了好大一番功夫呢——”

   “小矮子,现在是什么时候了?”薛洋飞身上前,揪住金光瑶的衣领道。

   金光瑶掩嘴笑着,“火气怎么大啊,小心身体坚持不住”

   薛洋松开手,做回榻上,定定望着这位金宗主。

  “距离你受伤已经半月,放心,我们趁晓星尘火化之前将他截了下来,现在义城草芦中安置——”
  
   话声刚落,榻上人已不在,只留下一闪而逝的衣角
  
  “还是这么冒失啊,你去了,又能做什么呢”
  一身鎏金的人儿叹道,继续品着手中的茶……       
 
  即使,茶已经凉了……
 
ps:文渣向,慎入,作者重度拖延症。绝对原创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